【纪检人回忆】初识导师杨天宏

发布时间:2018-09-05 10:18:08      来源:金堂县纪委监委       
摘要:虽然已经毕业9年了,但是回想起初识吾师的情景,犹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虽然已经毕业9年了,但是回想起初识吾师的情景,犹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对我的硕士导师杨天宏先生的名气早已如雷贯耳,但与杨老师的第一次接触是在2007年9月7号开学那天下午,两位师兄带我去了老师的家。老师给我们开了门。老师给我第一印象是:目光锐利,精神饱满。问过好之后,他说,我以为山东的女孩会是人高马大的呢,而你怎么不像啊?几句话过后,老师又说,你们山东正在努力构建几个第一,粮食产量全国第一,水果产量全国第一,工业总产值全国第一,等等,是不是你也应该来几个第一啊? 我知道这是老师对我寄予的殷切的期望。我没有回答。跟他交谈了一会,老师给我的感觉是个思维活跃、不拘一格、很有气魄的人。和老师交谈是一种享受,理性的铺陈和感性的抒发都恰如其分,让人如沐春风。

后来我们来到了老师的书房。书房里的书很多。老师说:“来来来,我给你们打印出我最近即将发表在《历史研究》上的几篇文章。”老师很节约,打印出来的是正反两面的。老师说:“你们三个人,我就给你们打印三份好了,免得你们再去复印了。”我说:“老师,装订的活我来干吧。”而你怎么也不会猜到,老师竟然说:“我来就可以了,你不会,你们都不如我订的整齐。”回去之后,我仔细阅读了老师的论文,竟然连一处书写的错误都没有找出来。突然又回想起老师的话语,其中充满了细心,更饱含了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

开学之后,老师时常发邮件询问我们的读书情况。老师经常对我们说,作为新生一定要多读书,“大河无水小河干”,多储备知识,才能做到“厚积而薄发”。他还指导我们在读书中,关键的还是要发现问题。根据储备的知识,来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最后才能成为自己的思想,要不然只能是浮在水面上。

后来,我在图书馆看到了导师的专著——《基督教与近代中国》, 看完之后,序言里有几个“忘不了”老是回荡在我的耳边。“永远忘不了1993年前后孤身一人在北京度过的那段日子,忘不了北京大学旧期刊室窗外朝着自己凄楚哀号的寒鸦,忘不了近代史研究所地下旅馆卧室中那扇酷似牢房小窗的一尺见方的通气孔,忘不了每天清晨伫立在北京街头和着北风吞下的那一碗碗兰州拉面,忘不了……” 字里行间,无不包含了一名成功学者背后的辛酸。我想到了老师这几年在学术上取得的成就,老师是“中国近代史”专业学术带头人,曾独立承担3项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课题及2项四川省教委重点科研课题,参与1项国家重点课题,出版学术著作6部,译著2部,参与编写教材2部,发表学术论文90余篇,其中27篇在国家权威级学术刊物上发表,已经发表的著作总字数超过400万字。这些成果要付出多少汗水和辛勤的劳动啊!我对老师的敬佩油然而生。

在我的硕士学习期间,杨老师能做我的指导老师,这是怎样的一种幸运。“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杨老师是我的榜样,是我人生的楷模。这不仅在于他的学术上的成就,而更重要的是在于他那朴实、勤奋和治学严谨的对待学术的态度。我不会忘记老师对我的殷切期望,憧憬未来,我对自己充满信心。“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学问”, 这是杨老师在他的专著中提到他的恩师临别之际对他的教诲。这是我敬佩的杨老师的信条,它也成为我今后生活与学习的路标。就算学不得全面完整的知识,学得做人也好。(金堂县纪委派驻县水务局纪检组 孙晓艳)

\

杨天宏(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近现代史研究著名专家)

孙晓艳(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07级硕士研究生),现任金堂县纪委派驻县水务局纪检组(筹备组)副组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纪检人回忆】老师和我的10局乒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