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要闻 > 四川 > 正文

四川强化过渡期专项监督 精准聚焦 有效衔接乡村振兴

发布时间:2021-10-12 08:02:00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9月底,四川21个市(州)、183个县(市、区)全面建成“一卡通”阳光审批平台,实现省、市、县三级全覆盖,群众通过四川省惠民惠农公共服务网,输入身份证号码,就可以查询、监督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发放情况。

四川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着力把监督融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之中,聚焦人、项目、资金,严查腐败和作风问题,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倒逼责任落实,护航产业发展,推动乡村振兴不断取得积极进展。

不落一人不掉一户 动态监测防止返贫

远山在前,薄雾如丝。10月9日,结束放假的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第一小学上空再次传来琅琅书声。其中一名叫南征格哈的孩子念得格外认真,句句铿锵。能安心坐在教室上课,他分外珍惜,仔细抄写下老师的每一句板书。

差一点,南征格哈就踏上了外出务工的列车,而将他“拽回来”的是一次动态监测。前不久,昭觉县纪委监委驻比尔镇伍布村第一书记罗小军入户走访时发现,这个13岁大男孩一改往日的活泼好动,不但没和伙伴们嬉闹,还几次低头叹气,故作镇静的面庞下暗藏心事。

孩子要强不肯说,询问之下,家人道出了实情,因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兄弟三人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家中本就缺乏劳动力,加之弟弟即将入学,懂事的南征格哈产生了辍学打工的想法。

了解情况后,驻村工作队及时对南征格哈进行劝解、安抚,并将情况向县纪委监委和村“两委”进行汇报,随后县纪委监委督促压实相关部门主体责任,伍布村按程序将其纳入防返贫监测户,比尔镇及时上报申请了民政救助。

“要留意每一个细节,动态监测每家每户的情况。”尽管去年3月才从县纪委监委信访室干部变为驻村第一书记,像这样通过走访发现、分析、解决问题,罗小军已驾轻就熟,因为注重倾听群众诉求,村民们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人,闲时在村口溜达,总有群众邀请他到家里坐一坐、拉拉家常,有难事也第一个找到他。

罗小军所在的昭觉县是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在四川分别有25个国家和省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两者相加占全省总数近三分之一。

攻下来更要守得住,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防止返贫是关键。

“稳脱贫、防返贫难在不确定性,比如天灾、意外等。”参与了防汛期返贫动态监测督导,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红旗镇纪委书记周洪伟深有体会。

7月中旬,乐山局部特大暴雨,多处房屋、道路、农作物被淹,周洪伟现场查看时发现,不少玉米烂苗、屋顶漏雨、饮水池被淤泥堵住,农户损失严重。

60岁的脱贫户碾者达打站在房前,看着被风吹毁的羊圈,面色凝重地说:“等雨天过后,找人来修,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年轻人在外打工,老人无力修补、更不懂申请补偿的流程,像碾者达打这样的家庭在镇里不止一户。

不能落下一人,漏掉一户。要撑起“防贫伞”,需要联合多部门全力跟进。县纪委监委督导组一边联系驻村工作队、包村干部、村“两委”等,在全县范围内摸排受损情况,督促有关部门联系保险公司加快对244亩受损玉米进行理赔;一边对接县上相关部门进行资金帮扶,组织联户干部、村组干部帮忙修缮受灾房屋。10天后,修缮和理赔工作全部完成。

为加强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在4月排查的基础上,全省各级纪委监委6月敦促各地再次开展防止返贫监测帮扶集中排查,截至目前共收集风险线索43万余条,新认定脱贫不稳定户、边缘易致贫户、突发严重困难户“三类”监测对象3.18万人,通过督促建立帮扶机制,为25万人消除风险隐患,坚决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的底线。

管好农村集体资产 监督跟进产业发展

走进乡村,隐居田园,品尝农家饭菜,体验农事劳动……国庆期间,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来到内江市资中县金紫铺村休闲度假。站在村观景台上向远处眺望,青翠的果树长势喜人、白墙青瓦村舍错落有致、水产项目紧张施工,条条村道镶嵌其间,一张农旅结合、产村相融的优美画卷就此展开。

从“出去才有活路”到退出贫困村序列,再到省级乡村振兴示范村,金紫铺村的村集体经济收入与日俱增,2021年预计将达到80万元。

乡村要振兴,监督须跟进。在村监会协助下,金紫铺村针对村集体资产探索出“一查、四审、两监督、一集中”的管理模式,对道路、石田坎等基础设施进行自查估价,经村党组织、村“两委”、村民代表大会和镇党委审核后,统一由村委将道路、石田坎租赁给企业,收取租金作为集体经济收入,村监会和镇纪委全程监督,用铁的纪律切实为产业振兴保驾护航。

为持续改进干部作风,让全村干部群众拧成一股绳、共同致富。村监会严格督促村干部落实“一次告知制”“限时办结制”等机制,实现村民办事只跑一趟;紧盯村务公开,让村民对村级规划、工程建设、扶贫资金使用等重大事项眼中可见、心中有底。

随着乡村振兴建设步伐加快,四川省各级纪委监委坚持监督跟着乡村产业发展走,把项目实施落实情况纳入日常监督重点,守护好村集体经济这块“蛋糕”。

凉山州纪委监委专项督促农业农村等部门对脱贫攻坚形成的资产清权核资、登记造册,排查问题资产104处,确定提级监督村213个、站所49个,试点设立集体“三资”管理中心25个;理塘县纪委监委聚焦村集体资金,特别是集体生产、投资、参股分红收入、集体土地补偿等,严查坐收坐支、白条抵库、公款私存等问题;马边彝族自治县纪委监委开展农村“三资”管理提级监督“清源行动”,重点围绕2016年以来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和产业扶持基金进行全面清理和源头治理,推动确权登记和规范管理,确保扶贫资产长期发挥效益。

达州市开江县纪委监委在专项监督中发现,灵岩镇灵岩寺村发展的集体产业红心蜜柚基地上杂草丛生,果苗所剩无几。经调查,因时任村委会主任、村集体经济公司法人代表赵大明未正确履行工作职责,导致红心蜜柚苗木陆续被人盗窃1000余株,村集体资产遭受严重损失。经开江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赵大明党内警告处分。

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村集体经济不能因管理上的问题停滞不前,甚至崩溃破产。在案件查处过程中,开江县纪委监委通过下发纪检监察建议书、通报曝光典型案例等方式,形成案后整改清单,推动以案促改。为进一步提升监督的针对性和精准度,该县纪委监委实行“室组地”协同联动监督,建立完善县、乡、村三级联动快速响应机制,全面收集产业发展、项目实施过程中责任落实不到位、弄虚作假、作风不实等问题,并逐一跟进监督处理。

审批发放上下贯通 惠民补贴一卡直通

南充市营山县骆市镇新华村种粮大户张胜勇忘不了为惠农补贴审批“跑断腿”的情景——找完村里找镇里,找完镇里找县里,每次都得拿着申请表逐级盖章,办下来要耗时一两个月。“要是审批涉及多个部门或者中间出现了填写错误,时间更难控制。”

而现在,伴随三级阳光审批平台建成,审批事项全在网上办结,动动手指,资金很快就能发到社保卡上。8月底,张胜勇已领到中央财政实际种粮农民一次性补贴资金84726元。“这样的服务安全又便利,大大减轻了种粮大户的资金压力。”南充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罗靖说。

家住达州市大竹县川主乡的村民梁兴建也有同样的获得感。前些天,家人刚帮他申请完稻谷目标价格补贴,没多久,一条“2486元补助已到账”的短信就发到了他的手机上,速度太快以至于他一度担心是电信诈骗,向有关工作人员求证后才确信补贴是真的。

如此高效的体验,得益于“一卡通”专项整治打破信息壁垒,让部门与部门、地方与地方之间的信息得以共享。平台收到申请信息后,即可通过人脸识别、数据比对等技术,快速完成申请人身份确认、数据抓取、自动审核,整个过程用时不到2秒。

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发放更透明、更及时、更便捷,是基层群众的热切期望。能否把困难群众的“救命钱”、强农惠农的资金精准兑付到人到户,无疑影响着乡村振兴成效。

民之所盼,政之所向。四川省各级纪委监委围绕优化监督模式、升级平台功能、提升经办效率,扎实做好“一卡通”专项整治这篇惠民利民的大文章。

2018年,省纪委监委开展专项监督检查,“清卡、清人、清资金”;2019年整治资金发放管理问题,变“一卡通”为“一卡统”;2020年追根溯源,搭建阳光审批平台、实现审批发放全链条监管。四川省连续三年将“一卡通”专项整治工作纳入省纪委全会进行谋划部署,让“一卡通”真正成为群众的明白卡、幸福卡。

截至目前,“一卡通”平台已纳入全省所有到户到人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对1087个补贴项目、2300余万人约309.9亿元资金相关数据进行网上公开,审批、发放全程留痕,及时更新、人人监督。

不办理社会保障卡无法申领补贴,倒逼申领人办理社会保障卡;无社会保障卡且未办理代管代持的人员不得发放补贴资金;享受补贴人员死亡,要及时终止发放补贴资金……在“阳光审批”首个试点的内江市,市纪委监委总结办理经验,推动有关部门设置前置审查项125项,将“事中核”转为“事前防”,及时拦截疑似不符合条件的申报项目,以“数据铁笼”管住任性权力。

接入省级平台后,内江市充分发挥数据共享优势,在地市资格比对的基础上建立多地核验的二次比对机制,对资格的核定更加精准可靠,构建省市共治新模式。截至目前,该市处置并追回跨市州重复发放补贴7人5.2万元。

资金晒出来,信访降下来。数据显示,2020年,四川省纪检监察机关收到的惠民惠农领域信访反映举报数量在2019年同比减少59.9%的基础上,又同比减少31.6%。(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琪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