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廉政广角 > 海外观察 > 正文

涉腐丑闻不断 安倍内阁支持率大幅“跳水”

发布时间:2017-09-13 16:14:12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摘要:在“地价门”丑闻过后,安倍又被曝为友人办校大开绿灯,不同的是,这次牵涉的范围更广。

日本安倍内阁支持率近日持续下跌,最近一次民调更是跌破30%,政权运营亮起红灯。这其中,牵扯政权高层的违规违纪行为“贡献不小”。在“地价门”丑闻过后,安倍又被曝为友人办校大开绿灯,不同的是,这次牵涉的范围更广。

层出不穷的丑闻令安倍形象大不如前,在7月2日举行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遭遇历史性惨败。重重打击逼迫安倍大幅改组内阁,防卫大臣稻田朋美等安倍心腹也将遭到撤换。

半年前,安倍对再干一届还胜券在握。而今,腐败却可能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挚友开绿灯

所谓“地价门”是指一所小学(森友学园)凭借与安倍夫妇的关系,几乎白拿办学用地。如果说安倍与“地价门”主角森友学园前理事长笼池泰典是在右翼教育上志趣相投的泛泛之交,那么他与加计学园理事长加计孝太郎则是不折不扣的心腹之交。两人交情超过40年,时不时一起打打高尔夫,聚聚餐联络感情。他们的关系铁到,加计一句话就能把首相安倍叫来,为该学园下属大学学生演讲。

在“地价门”曝光后不久,这位挚友让安倍陷入另一轮问责风暴。据日媒披露,今年1月,加计学园获批利用“国家战略特区”制度在爱媛县今治市新设兽医学部,但令人疑惑的是,日本政府已有逾50年未批准新设兽医学部。而加计学园不仅顺利拿下办学资格,甚至免费获得当地市议会批准的办校用地,还有望拿到最高达96亿日元(约合5.9亿元人民币)的建设补贴。

虽然安倍否认曾就新设兽医学部一事出面帮忙,但在野党随后披露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当时负责此事的文部科学省官员曾被告知,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听说是首相的意向”,是来自“首相官邸的指示”。文部科学省官员还出面为文件真实性作证,但安倍政权至今仍不承认。

根据文部科学省6月20日公开的另一份有关“加计学园”的谈话记录,安倍亲信、内阁官房副长官荻生田光一在与文部科学省官员谈话时也曾传达过安倍的“口谕”。在这份记录中,荻生田告诉文部科学省高等教育局长常盘丰说:“首相已经给出最后期限了,要求2018年4月开学。”荻生田还说,新设兽医学部一事“首相官邸说必须要做”。

虽然当事人否认文件内容,但日媒分析认为,荻生田的这份谈话记录中不少内容与已经证实的事实相符。凑巧的是,这次谈话结束后3个月,加计学园便成功获批新设兽医学部。

业内人士反映,新设兽医学部一事根本就是为加计学园量身订做。日本兽医会会长藏内勇夫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早在去年11月政府确定新设兽医学部之前,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多名大学相关人士就说过“定下是加计了”,“加计已经在招老师了”。他同时指出,日本兽医人数足够,没有必要新设兽医学部。

安倍背后金主?

尽管安倍口口声声称自己与加计孝太郎只是私下好友,但日本媒体仍然找到了证明二人之间存在利益输送的蛛丝马迹。

据《日刊现代》报道,安倍曾在广岛加计学园担任审计,而且领过工资。根据安倍1999年的收入报告书,报酬金额为14万日元左右(约合8400元人民币)。安倍对此予以证实,他说,自己在1993年众议院选举中首次当选后,曾在加计学园领取过几年薪水。“我当时(在这家学府)负责了几年的审计等工作,”安倍说,但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另据媒体报道,安倍曾把加计称呼为“我的大赞助商”,加计也说过“安倍的旅费都由我来掏”,“我一年(给安倍)拿1亿(约合人民币618万元)出来呢”。不过,两人否认曾说过这番话。

《日刊现代》援引政权内部人士的消息称,安倍夫妇因私访美、首相夫人安倍昭惠赴美旅游时,加计时常一同前往。“据说安倍不去的时候,加计就会与昭惠夫人以及两人共同的熟人、前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的妻子等人前去”。有一次加计陪同安倍昭惠视察美国一所小学时,还促成广岛加计学园旗下一所小学与该美国小学缔结姐妹校关系。而安倍昭惠担任名誉顾问的“湄公综合研究所”(对缅教育援助机构)也与加计学园存在合作关系。

“又是给报酬,又是出海外旅费,还给教育事业提供援助。‘只是朋友’这种解释说不过去。”《日刊现代》评论称。

重臣纷纷落水

与加计学园存在利益关系的不止安倍自己,他的两名重臣也被曝与加计存在利益往来。据《周刊文春》电子版6月28日报道,支持前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的政治团体“博友会”2013年和2014年先后两次从加计学园方面收到共计200万日元政治献金。这一时期,下村担任文部科学大臣。然而,这笔钱并没有按规定记录在下村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中。

6月29日,下村在自民党总部召开记者会,称相关报道“违背事实”,否认曾接受加计学园的政治献金。下村解释称,2013年加计学园秘书室长的确捐过100万日元,但这笔钱来自11

个捐款方,包括企业和个人,并非全部来自加计学园,2014年也是如此。

下村说,根据《政治资金规正法》,只有在捐款超过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3万元)时才必须记入政治资金收支报告,而这11笔捐款都达不到20万日元,因此无需记录。他还表示,虽然不知道这11个捐款方具体是谁,但据说不全是加计学园内部的人。

下村与安倍关系密切,两人思想相近。在担任文部科学大臣期间,下村曾主导修改历史教科书,在其中加入日本政府的立场。下村还位列安倍想要在自民党内打造的“四大天王”之一。

安倍的另一名亲信,也是曾经替安倍为加计学园传“口谕”的荻生田光一在私下与加计学园亦有联系。2010年4月至2012年12月,他曾在加计学园旗下的千叶科学大学任职客座教授。当时每个月的薪水约10万日元(约合6000元人民币)。至今,荻生田还是加计学园的名誉客座教授。

安倍内阁的防卫大臣稻田朋美此前被曝曾担任森友学园法律顾问。在安倍因加计丑闻一筹莫展时,稻田在一次拉票活动中犯了原则性错误。安倍8月3日改组内阁时,稻田将被撤换。

小“地价门”涌现

随着“地价门”、加计学园等丑闻相继曝光,藏匿于日本社会深处的隐性腐败顽疾更多地被挖掘出来。《朝日新闻》近日曝光小“地价门”,指出议员、地方政府向房地产从业人员施压,人为操纵房价、地价,为自己谋利。相比于安倍的“地价门”,这些小“地价门”数量更多,范围更广,也更加隐蔽。

在日本进行房地产买卖时,持国家资格证的不动产鉴定师会根据地形、用途、时期等给出估价,买卖双方据此估价进行交易。近20年里,日本国土交通省惩处过14例房地产交易中的鉴定师,其中8例涉及给房地产做出过高或过低估价。

举例来说,在2015年9月的一次估价中,鉴定师以某地块将建设超高层公寓为前提,对这块难以开发的林地进行了过高估价,帮助持有该林地的地方政府取得不正当利益。在其他案例中,有鉴定师故意将坡地当成平地,估价超出实际价值近10倍。由于这块土地的所有者与某议员关系密切,最终,当地政府根据鉴定师估价,以超高价格买走了这块土地。

根据国土交通省的调查,在东京以外地区工作的房地产鉴定师,其收入的7成都是来自与地方政府相关的鉴定工作,这就使得他们很难违抗行政部门的意思,最终导致估价远远脱离实际。

房地产鉴定师森田义男告诉《朝日新闻》:“政府部门的意向很难违背。即使摸着良心去估价,到时候也会被委托人嫌弃,要是活儿被人抢走自己就只能晾在一边了。”

近段时期以来,安倍内阁支持率大幅跳水,原因正在于一个接一个的涉腐丑闻。日本国民意识到,不管是大小“地价门”,还是特批好友办校,受损的都是日本国民的利益。

日本政治评论家森田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经常能听到有人说‘安倍首相很奇怪’,他拼死想要盖住那些散发着腐臭味的东西,这一点老百姓看得很清楚。而越是掩盖,露出的马脚就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