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廉政广角 > 海外观察 > 正文

"鱼子酱腐败"!欧洲委员会曝出收礼丑闻

发布时间:2018-05-31 08:39:19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摘要:欧洲委员会4月下旬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这一机构的议会大会多名现任成员和卸任成员曾收受被誉为“全球最昂贵饮食”的黑鱼子酱以及手工毯、豪华宾馆住宿、甚至免费召妓等礼物,以换取他们在相关决策过程中加以偏袒。

欧洲委员会4月下旬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这一机构的议会大会多名现任成员和卸任成员曾收受被誉为“全球最昂贵饮食”的黑鱼子酱以及手工毯、豪华宾馆住宿、甚至免费召妓等礼物,以换取他们在相关决策过程中加以偏袒。

这桩丑闻被欧洲媒体称为“鱼子酱腐败”,引发公众哗然。调查历时一年,但受限于人力和物力缺乏,远远没有挖掘出全部真相。不少人呼吁彻查此案,担忧如果不了了之,会让这一全欧范围的组织继续受腐败活动拖累,无法有效履行基本职责。

调查证实:收受昂贵礼物

经过长达一年的反腐调查,欧洲委员会4月22日发布一份219页的调查报告。报告说,“强烈怀疑”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某些现任成员和卸任成员参与腐败活动,以及认定“多名卸任成员违反内部行为准则”。

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2017年4月对多名现任成员和卸任成员涉嫌受贿一事启动正式调查,调查小组由来自英国、法国和瑞典的多名退休法官组成。当时,多家非政府组织举报称,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多名成员从阿塞拜疆等国收受奢侈礼物和现金,以换取这些成员在相关决策过程中加以偏袒。

在这些礼物中,黑鱼子酱是鱼子酱中的极品,被誉为全球最昂贵的饮食,有“黑色黄金”之称。一些媒体由此把这桩受贿丑闻称为“鱼子酱腐败”。

调查报告说,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多名成员访问阿塞拜疆期间收到鱼子酱、香槟、钻石、高级手工毯等奢侈品,甚至半夜还有妓女上门服务。

据一名接受调查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成员供述,他曾入住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一家五星级酒店,一应食宿费用无需自掏腰包,而且不仅限于他,就连他的亲戚和朋友也可以免费沾光。更令他“惊喜”的是,推开酒店房间门,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屋子的各种礼品,这么描述毫不夸张”,显然是为他预备的。

一名瑞士籍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成员说,她曾收到一条镶嵌着珍珠和钻石的项链,但最终把礼物退了回去。另一名成员说,有一天凌晨1时,突然有人敲他的酒店房间门,他开门一看,两名衣着暴露的曼妙女子和一瓶香槟候在门口,原来是行贿者为他预备的“礼物”。

多名受调查者回忆说,他们经常收到成罐成罐的黑鱼子酱,还有精美的手工毯。至于手工毯的大小,要视收礼之人的官阶而定——官员级别越高,手工毯面积越大。

调查显示,一名德国籍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卸任成员“曾在任内频繁访问阿塞拜疆”,却对具体事由遮遮掩掩。此人利用总部位于英国的数家空壳公司,收受超过80万欧元的资金。

调查人员说,多个国家与这桩贿赂丑闻曝出牵连,包括土耳其、乌克兰、亚美尼亚、马其顿、摩纳哥、黑山、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但是调查小组人力和物力有限,并且此次调查任务的时间压力较大,因而无法予以全面彻查。

调查报告说,“由于在组织上、时效上和行动上面临诸多限制,调查小组无法对涉及这些国家的传言展开全面彻查”,因此在本轮行动中只是针对阿塞拜疆展开调查。

多人“上榜”,停职接受调查

最新调查报告发布在欧洲委员会网站,列出涉嫌受贿人员名单,包括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前主席佩德罗·阿格拉蒙特。阿格拉蒙特2017年遭到不信任案投票,被迫辞去议会大会主席一职。

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现任主席米歇尔·尼科莱蒂4月22日告诉媒体记者,已要求“上榜人员”暂停工作和活动,等待逐一接受调查。

欧洲委员会是一个全欧范围的组织,成立于1949年5月,总部设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现有47个成员国。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是咨询机构,有议事权,没有立法权,通常每年召开春、秋、冬季三次会议。

另外,欧洲委员会与欧洲联盟关系密切,两个组织的议会每年召开一次联席会议。然而,这两个组织近年来相继曝出腐败丑闻,令不少欧洲人感到失望。

早在2016年,总部位于德国首都柏林的智库组织“欧洲稳定计划机构”警告称,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某些成员涉嫌受贿,具体贿赂包括“昂贵的电子产品、名表、珠宝、免费度假、免费召妓以及巨额现钞”。

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2017年9月曝光了一个跨国洗钱和腐败犯罪网,涉案金额至少数十亿美元。那项调查提及欧洲议会和欧洲委员会一些成员利用欧洲金融机构和英国多家空壳公司洗钱、受贿等细节。欧洲议会是欧盟的监督、咨询和立法机构,总部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

在最新调查报告中,意大利籍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卸任成员卢卡·博隆特被指“涉嫌参与腐败活动”。调查人员怀疑博隆特收受贿赂后,利用影响力在欧洲委员会内部积极拉票,最终促使2013年一份涉及阿塞拜疆的报告遭投票否决。

博隆特在意大利也受到腐败调查。意警方正在调查有关博隆特从阿塞拜疆方面收受239万欧元贿赂的指控是否属实,而他本人多次否认相关指控。在近期另一桩案件中,法院裁定他洗钱罪名不成立。

最新调查还戳破了一些人的谎言,使真相浮出水面。例如,马耳他籍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卸任成员德博诺·格雷奇曾于2015年信誓旦旦地公开宣称,他虽然常年与阿塞拜疆方面打交道,但是“从未收受(对方送来的)任何礼物”。然而,在最新证据面前,格雷奇承认曾在访问阿塞拜疆期间“收下了一块手工地毯”。

公众担忧,谨防不了了之

尽管调查揭露了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成员接受黑鱼子酱、豪华宾馆住宿等昂贵礼物的案情,但是调查小组总结此案时,在报告结论中对涉案官员“网开一面”,表示这些礼品具有“象征性、礼节性”“在许多国家是常见之举”,因而无法判定收礼行为导致涉案官员后来在决策过程中故意偏袒送礼方。

按照调查小组成员之一、英国人尼古拉斯·布拉扎的描述,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的不少成员没有遵守内部规定如实申报收受的礼物。

这一结论招致不少人的质疑,令人担忧可能会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致无法根除类似腐败现象。

观察人士表示,尽管欧洲委员会的重要性无法与欧盟相提并论,但是前者缠身腐败丑闻,造成公信力下降,仍会给欧洲各国乃至国际社会带来负面冲击。

一些人抨击,欧洲委员会的宗旨包括保护和加强法制、寻求解决社会重大问题的办法等,经常就各国腐败状况发布报告、出台反腐领域的指导方针,但讽刺的是,其成员频繁闹出受贿丑闻,让人担忧这一机构已沦为腐败活动肆虐的场所。

按照德国之声广播电台评论员霍夫曼的说法,欧洲委员会每年耗费欧洲各国纳税人不少钱,如果只是口头上嚷嚷着促进人权、民主和法制,但是其成员并不致力于反腐,反而滥用权力以获取昂贵礼物和现金贿赂,那么这一机构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霍夫曼说:“如果要让人们相信欧洲委员会具有真正的价值,就必须澄清一点:这一机构对‘鱼子酱腐败’采取零容忍态度。”

去年,已有一些反腐败团体指责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成员“出卖人格、滥用权力”,呼吁必须彻查所有涉案的“政客、银行和企业”。

“本应受尊敬的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却传出成员出卖手中权力的丑闻,实在令人震惊。他们宁愿对腐败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能够自己捞到钱就好。”一家反腐败机构痛斥道,“这些人必须受到法律惩治,我们会继续施压有关部门采取行动。”

针对调查报告,阿塞拜疆方面尚未作出回应。阿方先前多次批评欧洲委员会不少涉及阿方的说法没有根据,甚至有煽动仇视阿塞拜疆的嫌疑。(特约记者 慕溪 || 责任编辑 赵国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