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要闻 > 全国 > 正文

24名冰雪健儿入选北京冬奥会表彰公示名单 选用公廉:人才脱颖而出的制度密码

发布时间:2022-04-07 08:01:45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图为中国单板滑雪选手苏翊鸣在比赛后庆祝。本报记者 瞿芃 摄

4月8日,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总结表彰大会将在京召开。大会表彰公示名单显示,共有150人被确定为突出贡献个人拟表彰对象,其中包括24名参赛运动员。

这些优秀运动员是如何通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近段时间,国家体育总局及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对北京冬奥会备战参赛、监督工作经验进行了全面梳理。

“我们历来高度重视综合性国际体育赛事参赛运动员选拔工作,认真贯彻‘选用公廉’要求,经过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的探索,可以说,目前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符合我国实际的国际体育赛事选拔机制。”国家体育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刘国永告诉记者,在杭州亚运会运动员选拔上,将沿用这些好的经验和制度,确定最终代表国家参赛的最佳人选、最强阵容。

加强领导、“提级管理”,良性竞争,选出能征善战、作风优良的国家队

打造能征善战、作风优良的国家队,是确保参赛出彩、在世界赛场上展示国家形象的必然要求。刘国永表示,强化问题导向,是近年来国家体育总局在开展选拔工作时的鲜明态度。“过去我们在选拔工作中还存在一些不足,比如选人的视野还不够开阔、办法还不够科学、存在‘小圈子选人’现象等。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才能确保公开公平公正开展选拔。”

如何推动解决上述问题?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二级巡视员吕奎龙认为,压实“选用公廉”主体责任是首要任务:“在北京冬奥会选拔中,根据监督掌握的情况,我们及时向总局党组发送纪检监察建议,督促其牢牢把准选拔方案制定工作,逐项目从严审核,并推动创新领导机制,改变过去模式,进一步加强对选拔工作的组织领导,总局党组做到重要工作亲自部署、重大问题亲自过问、重点环节亲自协调。”

据介绍,组织开展北京冬奥会选拔工作时,国家体育总局借鉴了东京奥运会“总局党组成员分工负责,中心(协会)成立选拔工作领导小组”的经验,在此基础上确定了提级管理原则,按赛区(分团)分别成立选拔工作领导小组,各小组组长由各分管副局长担任,牵头负责分管项目选拔工作的组织领导和具体实施工作。

“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成立选拔工作领导小组,实行提级管理,实际上是一种管理体制上的改革,更加扁平化,有助于压实责任,充分掌握相关情况,扩大选拔视野,也利于发挥领导干部的主观能动性,有效避免信息不对称、决策效率低等问题。”刘国永说。

记者注意到,北京冬奥周期,各项目均以“国家集训队”而非“国家队”的名义进行训练,刘国永表示,这正是总局党组针对“小圈子选人”提出的要求,“国家队必须到最后选拔出来的那一刻才能叫国家队。早早成立所谓的国家队,一方面容易使已经进队的运动员产生懈怠心理,另一方面也缩小了选人的范围,可能导致真正有实力的运动员被拒之门外。国家集训队不同,一个项目可以搞若干支,使队与队之间形成一种良性竞争的关系。”

在充分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国家体育总局党组还结合项目特点,直接对选拔工作提出指导建议。北京冬奥会选拔方案制定期间,总局提出在本赛季世界杯比赛中获得冠军的运动员可直接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让优秀运动员能够对标奥运会调整备战训练节奏,保证了选拔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统一。

“在此过程中,纪检监察组列席了历次选拔工作专题会议,并多次深入备战参赛一线开展调研检查,了解总局党组履行‘选用公廉’主体责任,有关部门开展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选拔选派工作,各项目负责人、各级‘一把手’履职适岗等方面情况,优先处理相关问题线索,力求推动实现公平公正。”吕奎龙表示。

“一项目一方案”从源头上防范不公不廉,人人都有机会为国争光

从源头上防范弄虚作假、暗箱操作、幕后交易等不公不廉问题,关键在于明确选拔原则、完善选拔制度。刘国永告诉记者,根据北京冬奥会特点和工作实际,国家体育总局在选拔工作伊始便提出几条必须坚持的硬原则:一是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竞争,各项目选拔严格实行积分制,并将选拔办法向社会公示,选拔赛通过电视或网络直播,主动接受社会监督;二是坚持体专结合、注重实战,引入社会队伍与国家集训队同台竞争、择优入选;三是坚持德绩并重,对兴奋剂问题“一票否决”。

“坚持规则至上,按规则办事,用规则来解决一些矛盾和问题,这是一条必须坚持的经验。”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主任倪会忠说,“明确各项目选拔通用原则的同时,考虑到冰上项目、雪上项目差异,尤其是雪上项目选拔工作受影响因素较多的实际情况,我们在制定具体方案时坚持‘一项目一方案’‘因队施策’,不搞‘一刀切’,努力提高选拔办法的针对性、科学性。”

刘国永介绍,这种分类实施的模式在东京奥运会选拔时就已初现雏形。“制定射击项目选拔办法时,我们取消了对运动员之前国际大赛成绩积分保护的办法,实行积分清零,严格按照国内选拔赛成绩确定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杨倩、盛李豪、肖嘉芮萱等多名年轻运动员通过选拔成为国家队主力,担负起了争金夺牌的重任。”

记者了解到,选拔方案的制定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首先由领队、教练、管理者等组成的队委会根据参赛目标任务要求拟定初步方案,递交各中心、协会,经班子成员逐一论证认可后,再广泛征求各省市意见,最后报总局党组研究,并由竞技体育司对相关程序进行把关。这意味着每个方案正式出炉前,都必须经历数轮的修改、完善,充分吸纳各方面意见。

在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选拔方案中,除获得本赛季世界杯冠军的任子威、武大靖外,其他参赛运动员均通过三场选拔赛确定。每场比赛选拔出积分最高的1名男运动员和1名女运动员,剩余运动员按三场比赛总积分排名确定,所有选拔赛由央视全程直播。

“从当前国际短道速滑的技术格局来看,领滑能力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在方案中我们有针对性地在500米、1000米和1500米项目中设立赛点,以选拔出能更好适应奥运会比赛节奏的运动员。”倪会忠说。

花样滑冰单人滑项目则设置了3站5场选拔赛,根据4场较好成绩相加之和进行排名,择优参加北京冬奥会。“我们聘请国际裁判参与执裁,每场比赛的裁判组成员均通过抽签产生,避免裁判因连续执裁形成对运动员固有印象而影响判断,为运动员打造公平竞争环境。”倪会忠介绍。

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的冰壶项目选拔方案同样让人眼前一亮。第一阶段实行全国公开报名,从报名参赛的100多人中筛选出36名运动员,进行队赛、1对1赛和专项技术测试,按照总积分排名后录取11名运动员组成挑战队。进入第二阶段后,方案一改往届整队选拔的惯例,分别统计挑战队及国家集训队各垒次运动员的成功率,最终选出各垒次积分最高的运动员组成冬奥参赛队伍,充分调动全体运动员的积极性。

“此次选拔工作的亮点之一就是让方方面面的人才都得到了参与的机会。”倪会忠告诉记者,本届冬奥会一大特点是当季选材、当季训练、当季参赛,运动员中既有来自国家集训队的,也有来自俱乐部的,或是在海外单飞训练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跨界跨项人才,因此,在设计方案时始终坚持“人人都有机会为国争光”的导向,确保一碗水端平。

冬运中心官网显示,在北京冬奥会选拔过程中,总共制定并公示了21个选拔方案。“从结果来看,中国体育代表团取得了历史性的重大突破,在金牌榜上名列前茅,奖牌总数和金牌数双双创下历史新高,这也充分说明了我们的选拔方案是有力有效的。”倪会忠说。

严格执行选拔程序,专门成立参赛选拔监督检查工作组强化全过程监督

各项目选拔办法制定并公示完毕后,还要保证其得到严格执行。为此,国家体育总局专门成立参赛选拔监督检查工作组,负责组织实施参赛选拔监督检查工作。

在人员组成方面,竞体司副司长与直属机关纪委书记共同担任监督检查工作组组长,组内成员则分别来自竞体司、机关纪委、人事司、科教司、冬运中心等部门。

“除组织召开会议、走访调研、调阅材料等外,对于重点项目选拔赛的关键场次,监督检查工作组还会赴现场全程观赛,了解落实积分制选拔要求、执行选拔办法和工作人员廉洁自律等方面情况,强化压力传导。”国家体育总局机关纪委干部陆云波说。

在速度滑冰选拔赛现场,陆云波注意到,高清摄像头的排布非常密集,现场大屏还会实时显示选手分段成绩等信息,“这些高科技手段的应用大大提升了选拔的透明程度,挤压了违规操作的空间,外加监督检查工作组直插赛场带来的震慑效应,保证了选拔过程的规范性。”

为进一步拓宽监督检查渠道,监督检查工作组还建立了特邀监督员制度,邀请哈尔滨体育学院原院长朱志强、体育评论员房学峰等熟悉冬季项目竞赛规则及竞赛工作的专家担任特邀监督员,适时召开特邀监督员会议,收集对参赛运动员选拔工作的反映,听取相关意见建议。

陆云波告诉记者,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牵头建立的总局系统冬奥会监督工作月调度会机制,成为联结内部监督和外部监督的纽带,“在调度会上,大家充分交流监督中了解到的情况,群策群力研究推动解决‘选用公廉’相关问题,真正形成了‘一盘棋’的监督合力。”

吕奎龙介绍,选拔工作推进过程中,纪检监察组坚持从事前、事中和事后三个阶段入手,进行全覆盖监督、无死角把关——开展选拔工作前,对各冰雪项目的竞赛规则、发展现状、奥运前景等情况进行系统学习,梳理出“选用公廉”的重点环节,在此基础上精心制定监督方案,做到有的放矢;制定选拔方案时,擦亮“监督眼”,畅通与竞体司、冬运中心等相关单位的信息互通渠道,及时全面准确掌握工作进展。在整个选拔过程中,对利用职权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红包、礼金等行为坚持“零容忍”,做到露头就打。

“今年1月,有人在一次会议上提议,从近期表现来看,应当让之前落选的一名运动员替换已入选运动员参加冬奥会。纪检监察组认为,选拔制度一经确定,其刚性就必须得到维护,不宜节外生枝,影响队伍士气。”吕奎龙告诉记者,这一判断得到党组一致赞同,最终决定不予更换人员,保证了“选用公廉”的严肃性。

针对多数队伍长期在境外训练参赛的实际,纪检监察组还建立健全信访举报机制,设立冬奥监督专门举报电话,畅通信件、电话、网络、邮箱和来访“五位一体”举报渠道,并要求各相关中心、协会将举报方式通报到各个运动队,打通冬奥选拔信访举报“最后一公里”。

“我们专门打电话到不同的运动队,对举报电话通报情况进行抽查,确保每个队伍里的每位运动员、教练员、工作人员都明明白白知道举报方式,有情况能够及时反映。”吕奎龙说。

继续打开选人用人视野,面向全球征召人才

严格的参赛选拔工作,为北京冬奥会取得重大成功奠定了基础。面对接下来的一系列重要国际体育赛事,应当如何继续完善参赛选拔机制,更好落实“选用公廉”要求?吕奎龙从具体操作层面提出了三条建议:“一是坚持用数字说话,在制度设计中融入更多量化指标;二是邀请更多权威专家参与,提升选拔的科学性和说服力;三是延长决策链条,从队内到协会、中心,再到竞体司、总局党组,中间要加入更多的决策环节,整个链条越长,从中操作的难度就越高。”

“办法要更加开放,竞争要更加激烈。”刘国永表示,要继续打开选人用人的视野,不设置门槛,面向全社会、全体华人乃至全球征集人才。同时,要解决好4年周期内出国参赛的选拔问题,坚持逢出必选,做到关口前移,用更多、更充分的竞争把人才选拔出来。

刘国永称,目前国家体育总局正在积极推进各项目人才库建设工作。“把符合标准的教练和运动员依照程序纳入进来,并对外公布,所有参赛代表都要从这个库里面产生,避免出现教练随意指定人选的情况。当然,这个库是动态调整的,要及时吸纳优秀人才,避免遗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左翰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