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要闻 > 四川 > 正文

“廉洁四川”电视节目第340期《无法“漂白”的人生》

发布时间:2021-08-30 23:43:48      来源:“廉洁四川”网站
摘要:“廉洁四川”电视节目推出第340期《无法“漂白”的人生》,欢迎收看。

\

点击观看视频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有逃必追,一追到底”,是追逃追赃工作一以贯之的行动原则。今年,在巴中市纪委监委的统一指挥调度下,南江县反腐败协调小组召集全县相关部门研讨、部署,对潜逃18年的巴中市南江县某金融机构原会计、出纳刘红开展了新一轮的追逃。2021年4月27日下午,追逃小组在贵州省贵阳市的一个小区门口拦住了一名女士。此时已是傍晚,这个说着一口纯正贵州话,手上还提着菜准备回家做饭的女士,是追逃组要找的人吗?

【抓捕现场同期声】办案人员:你叫啥子名字?

【抓捕现场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某金融机构原会计、出纳 刘红:张敏。

【抓捕现场同期声】办案人员:我们是南江县公安局的。

【抓捕现场同期声】巴中市南江县某金融机构原会计、出纳 刘红:好,我晓得了。

【正文】贵阳市距离南江县有800多公里。这个叫“张敏”的人,面对“空降”在家门口的南江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只一个回合交锋,然后机械一笑。一句“好,我晓得了”,似乎对办案人员的出现等待已久,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那么,她和追逃小组要找的刘红,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故事还要从刘红的出逃说起。

1996年,高中毕业的刘红就开始在南江县一金融机构上班,先后当起了出纳、会计和柜员,每天接手的资金高达数十万元。刘红工作上进,很快就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阳光帅气的对象——范某。但好上没多久,范某就露出了贪婪的一面,以各种理由找刘红要钱。

【采访】巴中市南江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 杨钟:后来就是据刘红供述,范某爱打牌,喜欢讲排场,好面子,经常消费比较高,但是自己工资很低,刘红又在信用社上班,又是做会计,又在接触资金,就有那种取得(资金的)便利条件。

一次、两次、三次……刘红回忆到,1999年11月8日,自己最终经不住范某的软磨硬泡,打起了公款的主意。那时,存折和单位的内部往来账全靠手写录入,既没有电子账单,更没有大数据对账,她便悄悄填写了一张活期储蓄取款凭条,私自取出了储户帐上的2万元,并将这笔钱拿给了等在单位附近的范某。

当时,刘红一个月的工资700多元,2万块是她不吃不喝2年才能攒下的钱。这笔钱带给刘红极大的不安,当客户需要支取存款时,她便想方设法挪用单位其他账目,拆东墙补西墙。但久而久之尤其是在结婚之后,范某拿到钱后的小意温存,却又让她产生了家庭美满的错觉,更加依赖和信任这个身边人。

【采访】巴中市南江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 杨钟:她就认定范某是她一辈子的男人,她觉得对她的要求,她都要满足范某。

很快,范某将钱挥霍一空,再次找到刘红要钱。而刘红为了维持家庭和睦的假象,从此便走上了将错就错、肆意支取公款的道路。她甚至将几个往来资金频繁的账户,作为主要操作对象,企图用纷繁的账目,掩盖自己的犯罪行为。

与此同时,刘红上班从没有请过一天假,哪怕生病住院,也要带着输液针坚持,以防他人接手后发现漏洞。

【采访】巴中市南江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 杨钟:在单位表彰为“优秀青年”。因为随时就造成一种假象,这个年轻人很上进,工作很积极很勤奋,而且从来不请假,也不耽搁一天。她的目的就是防止有人来取钱,发现她的账户上没有钱,或者是其它的方面有漏洞。

就这样,刘红披着“优秀青年”的面纱,隔三差五便私取公款。据调查,1999年11月至2003年4月期间,她先后90次利用职务之便,以“私下客户存款、收存不入账、收贷不入账、私取社内往来资金、多记或少记科目日结单”等方式疯狂作案,共计侵占单位资金160余万元。

主持人:

2003年4月28日,刘红听到了上级要查账的风声。眼见事情快要败露,她和丈夫范某便在次日凌晨仓皇出逃。那么,追逃小组在贵阳市找到的这个“张敏”身上,是否就有刘红的消息呢?我们继续往下看。

【正文】刘红畏罪潜逃后,南江县公安局当日就对其进行立案侦查。2003年5月9日,县公安局将刘红列为网上追逃对象,通过开展走访排查、人像比对、信息梳理、异地侦查等大量工作,发现二人在逃跑期间,曾经为了躲避追捕,干脆丢弃了自家小车隐匿行踪。但此后,刘红夫妻二人就犹如“人间蒸发”一般,消息全无。

2021年,在巴中市纪委监委的统一指挥调度下,南江县反腐败协调小组召集全县相关部门研讨、部署,从全县公安系统抽调业务骨干、追捕能手开展对刘红新一轮的追逃工作。

【采访】巴中市南江县纪委监委追逃工作组成员 廖泉:追逃这个案件,它是属于反腐败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根据反腐败协调小组的职责职能,纪委监委义不容辞地要承担起对这项工作的统筹、协调、监督职责。

随后,追逃组既用好亲情感召等传统手段,又充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分析等科技手段,终于查找出刘红隐匿的蛛丝马迹。

办案人员发现,刘红夫妻二人曾辗转广元、成都、西昌等地,一个多月后,最终选择了在贵州省贵阳市落脚。下火车时,他们偶然发现了一家可以办理假身份证的黑中介。为了摆脱藏头露尾的生活,二人掏出所剩无几的积蓄,各自办理了一张假身份证。

【同期声】南江县某金融机构原会计、出纳 刘红:在一个天桥下,有那种办证的,花了五千块钱办的(假身份证)。

因此,追逃小组拦下的“张敏”,正是刘红。

有了“张敏”这个新身份,刘红开启了在贵阳市隐姓埋名的“漂白”生活。但好景不长,由于过惯了安逸日子,她和范某坐吃山空后,争吵不断,不久就分道扬镳。独身一人的刘红试着在当地找一份正式工作。慢慢地,工资也从每月几百涨到三四千,一步一步撑了过来,并于2008年与当地一名男青年结婚,2014年生子。此时,“张敏”的人设已经深入刘红的骨髓,她模仿出一口纯正的贵州口音、留着与之前风格迥异的短发,日常使用的微信、支付宝、电话卡等都是用现任丈夫之名办理。

表面看,刘红顶着“漂白”的身份,过上了幸福的新生活。但实际上,与家人分离的痛苦,和对东窗事发的担忧,时时刻刻都在啃噬着她的内心。

【采访】巴中市南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赵通:她做梦都梦见,随时梦见都是母女分离,那种场面随时在她脑海里,最后还是一语成谶。

2021年4月27日这天,在刘红潜逃整整18年后,南江县公安局追逃工作人员的出现,让她看似平静美好的生活瞬间化为泡影。

【采访】巴中市南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赵通:在她进小区的时候,她买菜回来,我们民警一看到她,喊了一声刘红,“张敏”一下就扭头过来。

目前,刘红已被押回南江县,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采访】巴中市南江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 李斌:刘红的成功抓捕归案,是监察体制改革后各项制度优势的集束效应。下一步,我们会在构建快捷、顺畅的追逃协作平台上发力,健全密切联系、相互配合的异地协作机制,实现追逃案件“清零”见底。

主持人:

刘红的出逃经历,不得不引发我们的思考:贪字当头,究竟是为了什么?一念之误,让这个正值桃李年华的女孩,归来时已是荒芜了半生青春,不仅毁了自己,也给家人带来巨大的创伤。这个鲜活的案例,也进一步告诫广大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切莫做“贪了就跑,一跑就了”的黄粱美梦,切莫以掩耳盗铃方式妄图“漂白”人生。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们下期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