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要闻 > 四川 > 正文

“廉洁四川”电视节目第373期《沉迷古玩的国企董事长》

发布时间:2022-04-15 23:08:29      来源:“廉洁四川”网站
摘要:“廉洁四川”电视节目推出373期《沉迷古玩的国企董事长》 ,欢迎收看。

\

点击观看视频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全面从严治党没有禁区。国有企业作为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决查处各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加大国有企业反腐力度。近年来,仍有少数国企党员干部对中央、省委的严格要求置若罔闻,对反腐败斗争高压态势视而不见,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梁晓龙就是踩红线、越底线的一个典型。

 

【正文】梁晓龙出生于一个矿工家庭,也曾是一名踏实能干、成绩突出的公职人员。无论是在原宜宾县委组织部,还是在乡镇基层工作,梁晓龙尚能够兢兢业业、恪尽职守。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2011年到了司法局,下半年到了司法局以后,然后(获得)全国普法连续先进,我也在2015年的时候,2016年的时候被评为了全国普法办的先进。

2016年11月,梁晓龙工作再次变动,调任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担任董事长。随着岗位的变化、职务的提升,取得了一些成绩的梁晓龙开始居功自傲、自我膨胀。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也正是因为自己骄傲自满了,放松了人生观价值观的培养,放松了纪法的学习,自己一步一步的,在金农(公司)工作的后两年走到今天被留置,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贪腐者。

在金农公司,梁晓龙集决策、经营、人事等诸多权力于一身,公司项目招标一意孤行,公司班子和员工提不同意见时多被简单粗暴地批评驳回,甚至恶语相向,以致无人敢再提意见。

【采访】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李林峰:梁晓龙在坐稳金农公司董事长(位置)后,就把个人权威凌驾于党组织之上,完全把企业当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为一己之私肆意违反党的各项纪律,“三重一大”在他的眼中更是形同虚设。

2017年,因业务发展需要,金农公司准备收购一家建筑公司。建筑商人杨某闻讯而动,第一时间找到梁晓龙。

【采访】行贿者 杨某:找到梁晓龙以后,根据梁晓龙的性格和他的爱好,就向他送钱,请他吃饭,送东西给他。

杨某一边投其所好,一边按需购买符合相关资质的建筑公司,同时向梁晓龙许诺,收购后公司利润将按比例奉上。

【采访】行贿者 杨某:都想把生意做大,人对金钱的占有欲是无止境的,心里想这个年头,都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的。

一套“组合拳”下来,梁晓龙很快就败下阵来,满口答应了杨某的诉求。当召开公司党组会议时,有两名党组成员极力反对收购这家公司,但梁晓龙还是硬性拍板通过了收购方案,杨某公司顺利成为金农公司的子公司,杨某也从一名私企小老板,摇身一变成为区属国有企业“老总”。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他(杨某)自己的带队伍进来赚钱,这就是自己为了一己之私,损坏公司利益,损坏了国家的利益。

其后,梁晓龙打着需要政府支持国有公司的旗号,以杨某公司的名义争取到许多项目。当然,这些好处肯定不是白给的。经查,2017年至2020年,梁晓龙共收受杨某所送现金86万多元和价值50万元的高档越野车一辆。

 

主持人:

如果说权欲熏心、无视纪法是梁晓龙走向腐败的根本原因,那么沉迷收藏古玩就是他走上违纪违法道路另一个重要的因素。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对古玩的痴迷,完全是由一个“雅趣”,最后变成了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不知不觉这个绞索越套越紧,自己走向深渊走向灭亡。

梁晓龙从小就对古玩有着浓厚的兴趣,在担任金农公司董事长之前,依靠个人能力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收藏。担任金农公司董事长以后,梁晓龙便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来满足自己的爱好。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觉得自己是董事长了,有实力了,可以干了,于是丧心病狂的编别人,或者以借的名义,或者是代付的名义,想方设法都要把这些银锭,把这些值钱的,原来自己买不起的古玩买进来。

2019年,金农公司成功入股某公司并注资4000万元。资金到账后,梁晓龙觉得是自己救活了这个公司,便在公司负责人王某面前以恩人自居。

恰好此时,梁晓龙发现了一件梦寐以求的古代大金锭,求宝心切的他就把主意打到了王某身上。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那么就编人家,买古玩,到内江108万买了一个大金锭,自己据为己有。

面对梁晓龙的丑恶嘴脸,“懂事”的王某心知肚明:古玩只是个由头,找个理由收钱才是真实目的。有了这样免费的收藏途径,梁晓龙对古玩的“收藏”更加忘乎所以,为所欲为。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只要是看到了古玩,看到了好的藏品,就必须要把它弄到手,不管是借或者请人家代付以后来还,还是直接就收受人家钱物,已经就到了无法回头、回天无力的地步了。

 

主持人:

爱好无度,由“好”而“腐”,梁晓龙先后收藏古玩700余件,花费500余万元。据专案组介绍,在案发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因担心暴露,梁晓龙就把这些古玩转移到了重庆老家。因深知无法回头,接下来,梁晓龙对抗组织调查的行为更是花样百出。

 

【正文】2020年底,梁晓龙违规帮助某企业老板,在某工程项目设备招投标中标。随后不久,梁晓龙得知相关部门正在开展招投标系统治理并需要对该项目招投标过程进行复查。“做贼心虚”的他,第一时间指挥该老板,处理相关资料和设备。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在成都约出来,商量好了以后,直接用电话通知他,喊他把他做资料的电脑和打印机扔到金沙江,弄虚作假到了这种程度,目的就是为了对抗组织。

因为害怕问题被发现,心中忐忑的梁晓龙还大搞封建迷信活动,四处求助鬼神庇护,请“大仙”端碗看水、随身携带多种迷信物品,妄图逃避组织的调查。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就希望通过求神拜佛,封建迷信来减轻自己的压力,来求神佛保佑,逃避被组织调查。

不管是什么神灵,也保佑不了违纪违法的行为。经查,梁晓龙在担任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收受贿赂达1000余万元。2022年2月,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给予梁晓龙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受贿犯罪行为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采访】宜宾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梁晓龙:我觉得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没有后悔药,如果有的话,我愿意拿命去换。

 

主持人:

梁晓龙的贪腐行为多发生在其担任国企“一把手”之后,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国有企业负责人,他独断专行,不信马列信鬼神,全然忘记了组织的信任、人民的嘱托,化身“红顶商人”,把国有企业当做“自留地”,把公权力当作交易“砝码”,最终自食恶果、自毁前程。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下期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