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要闻 > 四川 > 正文

“廉洁四川”电视节目第383期:《医保局长的双面人生》

发布时间:2022-06-26 14:57:29      来源:“廉洁四川”网站

\

点击观看视频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医疗保险一般指基本医疗保险,是为了补偿劳动者因疾病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而建立的一项社会保险制度。通过集聚单位和群众的经济力量,再加上政府的资助,可以使患病的群众从社会获得必要的物资帮助,减轻医疗费用负担,防止患病的群众“因病致贫”。可以说,这是老百姓的救命钱。然而,却有那么一小撮腐败官员胆大妄为,将“黑手”伸向了医保资金。

【正文】2021年5月12日,甘孜州纪委监委权威发布: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刘鲜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监察调查。消息一经发布,在甘孜县引起强烈反应,很多熟悉刘鲜的人都有同一个疑问,是不是纪委搞错了?这位平时工作上进、为人低调的同事和朋友,怎么会是一名腐败分子?

【采访】刘鲜同事 胡康:他都经常给这些娃娃(医保局工作人员)说,千万不要去动这个(钱),这个是高压线。

【采访】刘鲜同事 赵娟:他是很有亲和力的一个人,而且平时他为人做事都不会是很张狂那种,很低调。

【采访】刘鲜同事 胡康:觉得应该不是他的事情,我们自己猜测,想是不是其他(朋友)的事,才把他带去问话。

【采访】刘鲜同事 赵娟:当时听到他出事,真正的我脑袋都是懵的,我就觉得好奇怪哦,就觉得不可思议。

那么,这样一个在朋友、同事眼中的好人,给我们上演了怎样一出的双面人生?

1979年,刘鲜出生于甘孜县一个普通工人家庭。2000年,从师范学校专科毕业后,刘鲜放弃了到学校任教的机会,毅然踏上了去温州的闯荡之路。谁曾想他的这次选择,竟为他今后的失败人生埋下了伏笔。

【同期声】甘孜州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 刘鲜:年纪轻轻的看到别人开奔驰坐宝马,看到别人出入高档的消费场所,看到别人挥金如土,那肯定是羡慕的,肯定也是嫉妒的。甚至于应该这样说,正因为那一段最关键的价值观没有把它树立好,才导致了我走上这一条犯罪的路。

最初,刘鲜在做生意的哥哥帮助下,到了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但因为专业不对口,也没有什么经验,他的第一份工作不到半年就潦草结束。从广告公司辞职之后,他便去了一家服装公司上班。即便上班的第一个月便挣到了8000元,但因为这份工作让他接触到了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这些人挥金如土般的畸形消费给刘鲜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冲击,他对自己的工资收入也越来越不满足,又不到半年时间,刘鲜便再次辞职。2001年,刘鲜回到成都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先后开过服装批发店、服装专卖店,但都因经验不足全部以失败告终。

【同期声】甘孜州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 刘鲜:种种原因导致我没有像最初想的那样走上成功的路。然后2006年大儿子出生了,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迫切的需要让自己就业固定下来,才能够保证家庭的一个正常的收支平衡。

主持人:

2007年,刘鲜回到甘孜州参加事业单位干部考试,并如愿考回甘孜县工作。在组织的培养和个人努力下,短短一年时间,刘鲜便从乡镇调到了县医疗保险管理局担任会计,之后相继担任医保局副局长、局长,社保局局长等职。从此,刘鲜的双面人生也正式开演。

【正文】由于刘鲜与妻子分居两地,工作之余便无所事事,这让他慢慢地喜欢用麻将和游戏来消磨时间。这些嗜好又让刘鲜日渐入不敷出,不知不觉中欠下了大笔的债务。心高气傲的他不愿向家里求助,却打起了套取医保资金的主意。2012年5月,刘鲜利用现金支票,首次从医疗保险商业保险户支取了14万余元,用于偿还自己欠下的赌债和游戏充值开支。

【同期声】甘孜州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 刘鲜:其实有了第一次,第二次感觉自己好像思想包袱、压力就没得那么大了,它就会真的就形成一个怪圈。都已经犯了罪了,为什么我不去好好的让自己,就觉得好像我就应该去消费,我就应该去继续打牌,我就应该让自己更开心或者快乐一点。

有了这个开端,刘鲜便再也收不了手。从2012年至2021年长达10年的时间里,他不间断地以支票、网银K宝转账等方式,从医保账户往自己的个人账户转钱,金额少则一万,多则几十万。

【同期声】甘孜州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 刘鲜:一次两次不停地循环得,然后次数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那个底线一旦突破了,想退回来,想(向)前走也不容易,想退这一步太难太难了。到最后退无可退的时候,我真的自己都恐慌了。

【采访】甘孜州甘孜县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 张小英:刘鲜(这个)人比较狡猾,他在这个案子当中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差不多有10年的时间,因为发现了它(系统)当中的漏洞,所以说他就很简单粗暴地就利用转账的方式,然后就把(医保)资金套取出来了。

有了这个可以随意支取额度的“提款机”,刘鲜的生活也越发的荒诞和膨胀。他经常以出差为由,长时间地停留在成都,挥霍从医保账户里套取出来的资金。就这样,刘鲜不间断地往返于成都与甘孜之间,而这两个地方的转换,也让他成为了生活上的“两面人”,在工作地,他讨巧掩饰,从不做高调的事情。

【同期声】甘孜州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 刘鲜:在甘孜我特别注重别人看我的眼神,我总想把自己装扮得正常一点,我总想让自己表现得和大家一样一点,不要有任何与众不同的东西体现出来。这个是一种犯罪以后的那种自我防护,但这种自我防护会造成一种什么东西呢?会造成我心里有种扭曲。

疯狂过后的刘鲜有时也会思考自己的人生还能怎样挽救。思来想去,他还是试图用经商来填补自己挖下的巨坑。但事与愿违,他先后做过网吧、火锅店、酒吧等生意,全都无一例外的以失败亏损收场。

【同期声】甘孜州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 刘鲜:前前后后十几二十个(投资),居然就没得一个成功的。我不信鬼神,但是我觉得在这方面,我觉得上天确实是公平的,苍天有眼,他不会允许你用不义之财,去做你认为会成功的事。

截至案发,刘鲜贪污公款的数额已达千万级。2021年9月,甘孜县监委给予刘鲜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4月28日,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刘鲜犯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同期声】甘孜州甘孜县社会保障局原局长 刘鲜: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为什么就不能控制住当初自己的那种贪欲。为什么就不能把自己那种价值观把它好好地摆正。

刘鲜案发生后,甘孜州医疗保障局迅速开展专项治理,深入查问题、找原因,下发整改方案。通过召开警示教育大会等方式,在全系统推动以案促改、以案促治。

【采访】甘孜州医疗保障局党组成员 副局长 余应钦:(我们)在全系统开展了医保基金安全隐患大排查,对4个大的方面40项重点部位列出清单,逐项对照、逐项检查、逐项整改,集中修订和建立一批工作制度,精准发力,分类施治,确保风险及时化解,问题如期清零。

主持人:

刘鲜也是一个矛盾的人:他一边不停地放纵自己的贪欲,一边又努力想填上自己造成的窟窿,结果越“填”越大,以致让自己走上了贪腐的不归路。本案的发生,也与当地相关部门对资金流向缺乏有力监管有着重要的关系。这告诫我们:信任永远代替不了监管,各个职能部门必须真正将各项监管制度落到实处,才能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们下期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