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濯锦廉壁 > 濯锦·贤德懿范 > 正文

濯锦•贤德懿范丨恪尽职守,惟正是忠

发布时间:2022-12-10 11:51:31       来源:成都市纪委监委

\

编者按

天府之地沃野千里,巴蜀文化源远流长。千百年来,这里孕育出无数为后世铭记和颂扬的贤德英杰。“清廉蓉城”持续推出专栏《濯锦·贤德懿范》,品读历史长河中那些与成都有关的人物故事,从中汲取智慧营养和品德力量,以史为鉴、开创未来,踔厉奋发、笃定前行。

\

郫都,因“望帝春心化杜鹃”的美好传说,又称鹃城。这里既是望帝杜宇、丛帝鳌灵建都立国之地,又是古蜀文明发祥之地。历史上,古郫都经济发达、文化繁盛,涌现出了无数的明君贤仕,积淀了丰厚的廉政底蕴,陶冶了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何武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

何武,字君公,西汉末郫县人,官至大司空,汉成帝时封氾乡候,其人胸中激荡凛然正气,一腔热血衷肠忧国忧民,为民请命鞠躬尽瘁不惜死而后已,为郫都后人树立了廉洁榜样。现今,何武墓冢还完整保留在郫都一中校园里,人们习惯尊称为何公墓,现辟为何公园,是后世对恪尽职守者何武的怀念和尊崇。

\

为政透明,执法公正

何武一生刚正不阿,经历宦海浮沉,多次起起伏伏。汉成帝时诏举贤良方正,何武在太仆王音推举下应召对策,表现优异,被擢升为谏议大夫。不久,又升任扬州刺史。当时,刺史是直接受朝廷委派巡行郡县的中央监察官,所谓代天子巡察天下的钦差大臣,官秩虽不太高,却地位显赫,威风八面。

何武担任扬州刺史期间,开露章奏劾先河,教化惩戒并重,以德服人,思想远超同辈人物。所谓露章,用现代的话说即是政务公开。对于将要弹劾的不法官员,故意公开奏章纠举内容,使被弹劾的人知戒惧,有收敛,存底线。对于那些真心服法者,视情况给予悔改的机会;对于屡教不改,无视民意国法者,甚至弄虚作假的,坚决一查到底,从严处罚。颇有现代法治之风。如此受罚者与百姓均钦服。

\

《嘉庆·郫县志》第二十卷文艺上680-681页

汉书记载,九江太守戴圣,史称“小戴”,与其叔戴德合称“大小戴”,是儒学经典《小戴礼记》的编撰者,享有盛誉。可惜这位饱学之士,为人做官却与其治学大相径庭。其在任时任性妄为,不尊法令,百姓怨声载道。碍于其声名远播,前任刺史对其无可奈何。何武接任刺史以后,不惧权贵,依然秉公执法。在属下官员查实戴圣全部罪证后向其“露章”,迫使戴圣主动辞职。

但戴圣是一位心胸狭隘之人,虽迫于形势辞官,心中却不服气,后凭借其名人效应,东山再起做了博士之后,“到处逢人说何武”,极尽诋毁之能事。不承想世事无常,没过多久,戴圣的儿子因其门客聚为群盗,被官吏捕获,恰巧案发之地在何武管辖之内。其罪按当时的法律,可杀可不杀。戴圣闻之,捶胸顿足,料想得罪何武至深,儿子必死,整日惶惑不安。

何武却使戴圣“失望”了,他依律公判,并没有徇私判处戴圣的儿子死罪。“自是后,圣惭服。武每奏事至京师,圣未尝不造门谢恩。”何武公正之名远播。

举贤惟正,威武不屈

“进贤为国,稽考典型”是常璩对何武的评价。史书记载,“武为人仁厚,好进士……然疾朋党,问文吏必于儒者,问儒者必于文吏,以相互参检。欲除吏,先为科例以防请托”何武举贤惟正,威武不屈也是其流于后人传颂的美德。

何武在扬州做刺史5年后,奉调入京做了丞相司直,继后出任清河郡太守。后辗转起伏,汉成帝时累绩封氾乡侯,调任前将军,位高权重。

\

《嘉庆·郫县志》第二十卷 文艺上682-683页

公元前7年,汉成帝驾崩,汉哀帝继位,但汉哀帝与太皇太后王政君并无血缘关系,朝廷政事由王政君代表的王家把持,外戚当权,朝政糜烂,百姓愁苦。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汉哀帝诏令举荐太常。太常是朝廷掌宗庙礼仪之官,位居九卿之首,地位十分崇高。王家王莽野心勃勃,对这个职位垂涎欲滴,便在满朝文武中寻觅荐举人,比来选去,当朝何武声望最高。于是,王莽找到何武,何武却并未因王莽是太皇太后王政君的近亲便谄媚相迎,反而断然拒绝。两人遂交恶。

\

同年六月,哀帝驾崩,太后王政君命群臣举荐大司马人选并召王莽入宫,属意明显。满朝文武以大司徒(丞相)孔光等为首都推举王莽,但何武与左将军公孙禄认为成帝、哀帝连续两代没有继嗣,应当推举德高望重的大臣来辅佐幼主,不能继续让外戚专政弄权,倾危社稷。因此,两人顶着压力反对。何武推举公孙禄做大司马,而公孙禄也推举何武做大司马。太后王政君最终起用王莽做了大司马,何武、公孙禄则被课以相互荐举之罪,两人都被免官,终是无力回天。后王莽的势力逐渐强盛起来,权势滔天,至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九月,王莽拥立年仅9岁的汉平帝刘衎继位,自号“安汉公”,代理朝政,大权独揽,不问忠贤,大肆排除异己,短短几月,数百人蒙冤而死。元寿三年(公元3年),王莽授意大理丞槛车征召何武,何武自知终究无法逃脱王莽的清洗迫害,被逼自杀。

\

何武一生历经基层小吏,三公贵胄,数度被革职或贬谪,又数度东山再起。然无论是在朝在野,守心如一,恪尽职守,惟正是忠,不畏权贵,公平公正,至死未改。当王莽得势,内外咸服时,何武敢于“以一蒉障江河,用没其身”。《汉书·何武传》赞何武“其所居亦无赫赫名,去后常见思。”他居于某个职任上的时候,人们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一旦离职而去,其德政和功绩便显现出来,从而引起人们的无尽思念。

廉名贤德,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