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今日视点 > 正文

“廉洁四川”电视节目第393期《“期权腐败”?此路不通!》

发布时间:2022-09-02 23:04:25       来源:“廉洁四川”网站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反腐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高压态势下,“一手交钱、一手办事”式的直接权钱交易风险越来越大,空间越来越小。但有极少数党员干部仍然不收敛、不收手,妄图通过先办事、后收钱,或者等离职退休后再收受钱物的方式,来延长权钱交易时间跨度,规避被查处的风险,搞“期权腐败”。阿坝州自然资源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徐坚,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的贪腐行为披上了“隐身衣”。

【正文】2019年,四川省财政厅对阿坝州县两级地质灾害防治项目资金进行审计时发现:时任阿坝州国土资源局局长徐坚经手的某土地整理项目招标文件中,存在着明显的限制性条件,项目备案也并未通过集体讨论。

这条案件线索按程序被移交给了阿坝州纪委监委。

【采访】阿坝州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蒲浩:这个项目设置了一级项目管理师资质和代理项目业绩两个明显的限制性条件,让这家公司顺利中标并承揽该项目。

2020年,阿坝州纪委监委对徐坚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在案件查办的强大攻势下,徐坚对个人的违纪违法事实供认不讳。

【同期声】阿坝州自然资源局原党委书记、局长 徐坚: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金钱至上、利益至上、个人至上等不良思想的侵入,自己的思想也发生了偏离,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2017年12月,徐坚升任阿坝州国土资源局党委书记、局长。虽然当上了局长,已年至54岁的徐坚却认为,国土资源局局长已是自己最后一个岗位了,“吃点、收点”很正常,纪律红线“松松绑”也无关痛痒。于是,徐坚便在酒桌饭局上与商人老板们交起了“朋友”。

【同期声】阿坝州自然资源局原党委书记、局长 徐坚:热衷于跟社会上一些所谓的哥们儿朋友,打得火热。和他们在一起喝酒打牌唱歌。

随着与商人老板们接触的增多,酒桌上的推杯换盏,逐渐变味成了工程项目中的权钱交易。调查发现,与徐坚发生过权钱交易的15名老板,都曾是他心中信得过的“哥们儿朋友”。彼时,他还侥幸地认为,私相授受只有你知我知,自己的“朋友”不会出卖自己。

【同期声】阿坝州自然资源局原党委书记、局长 徐坚:哪里(是)什么真的朋友,都是些酒肉朋友,都是些送我进监狱的朋友。但是归根结底是我自己没有把握好“亲”“清”的政商关系。

2018年下半年,某土地整理项目开始招标。而早在半年前,徐坚的“朋友”某矿业公司老板就找到了他,请托其在该项目前期备案事项中给予关照,并当场送上现金20万元。

这笔钱是徐坚在位时,实际收受的最大一笔现金。事后,局耕地保护科负责人在审核把关时,明确提出该项目添加了限制性条件,应不予盖章。徐坚就蛮横地要求该科室交回备案审批印章,由其他工作人员盖章后,使该项目强行通过备案,最后导致这名老板顺利中标。

【同期声】阿坝州自然资源局原党委书记、局长 徐坚:当时项目还是比较大,5000多万,想到是给朋友帮忙,就把它(感谢费)收下了。

主持人:

随着反腐败斗争不断引向深入,收了钱的徐坚也想有所收敛。但由于舍不得摆在面前的钱财,他便向多名送上巨额感谢费的老板提出,等自己退休后再收钱。

【正文】2018年底,徐坚帮助商人向某中标某“国土空间规划项目”后,便坚持让向某等其退休后,再送上所承诺的90万元“好处费”。

【采访】阿坝州纪委监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泽丹:可以说有了“退休后再收钱”这样荒唐的想法之后,徐坚收钱更加肆无忌惮。比如说向某这个项目,徐坚跟向某合伙把预算抬高到1750万元,把老板的利润提高,自己也可以收取尽可能高的好处费。后来这个项目因为涉案重新组织竞争性谈判,中标价仅700万元,较原合同价减少1050万元。

不仅如此,2020年,阿坝州自然资源局“国土空间规划信息系统”项目招标,结果竟出现“价高者得、价低者失”的怪像,这也是徐坚搞“期权腐败”的“手笔”。在他的大力支持下,某规划科技公司以高出最低报价63%的价格中标。事后,该项目承揽商承诺,在徐坚退休后再给予“好处费”140万元。

【采访】阿坝州纪委监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泽丹:审理查明,2011年至2020年期间,徐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项目承包、项目协调、职务晋升以及项目招标备案等事项中,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15名老板财物共计160余万元;与向某等3人约定退休后收取财物共计270万元。

2021年11月,徐坚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1年12月,徐坚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20万元。

主持人:

“拔出萝卜带出泥”,这句话贴切地形容了阿坝州自然资源系统系列案件。在徐坚的“示范效应”下,县一级自然资源管理局的领导中也滋生了大量腐败行为,甚至在系统内形成了一条通用的“潜规则”。

【正文】在阿坝州,老板往往会在招标前,提前与业主单位、招标代理机构等“对接”,量身定制招标文件。而“谈妥”后的招标文件,则以专业性强、技术要求高为由,设置大量技术壁垒、限制条件和不公平规则,将其他公司排除在外。涉事双方通过这般暗箱操作,大搞权钱交易。

为顺利承揽到阿坝县三调项目,老板黄某就曾这样找到时任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的唐宗华。事成后,黄某送给唐宗华62万元“感谢费”。

【采访】阿坝州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杨林平:黄某向唐宗华许诺,如果唐宗华能够把阿坝县国土三调项目,交给他的公司承揽,他愿意把这些项目中标价10%的比例的好处费给他,10%基本上就是一个行业的“潜规则”的返点比例。

唐宗华的行为,在阿坝州、县两级自然资源系统并非个案。调查发现,一些企业打着“扶持民族地区发展”的旗号,甚至签订所谓的“战略合作协议”,派人到州、县两级自然资源局挂职,实则是为了更方便“围猎”公职人员、打探项目资金情况。

王某就是某企业派到黑水县自然资源局挂职的副局长。通过“打点”县自然资源局局长俄木罗,王某以串标等手段顺利承揽“黑水县国土调查”“农村宅基地确权登记”两个项目,事后送给俄木罗“感谢费”100万元。

【同期声】阿坝州黑水县自然资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 俄木罗:走到今天不是偶然的,自己确实是在整个过程中,理想信念丧失,世界观、价值观越来越偏离。

截止目前,阿坝州自然资源系统已有5人因犯受贿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到5年。案件查清后,阿坝州纪委监委以“三不腐”一体推进的工作理念,在全州自然资源系统积极开展以案促改工作。

【采访】阿坝州纪委常委 监委委员 杨超:我们将重点抓好三项工作:一是继续深挖腐败案件,顺藤摸瓜查深查透全州自然资源系统腐败问题。二是督促规范项目监管,建立内部制衡机制,引入外部监督力量,坚决防止个人说了算。三是深入整治招标投标违规行为,杜绝行业“歪风”。

主持人:

阿坝州自然资源系统少数领导干部,贪欲作祟,信念动摇,“亲”“清”不分,以权谋私,最终走上破纪违法歪路,特别是徐坚,抱着“船到码头车到站”的错误想法,在退休前大搞“期权腐败”,自以为聪明隐蔽,到头来却机关算尽。事实证明,纸终究包不住火,不论是自以为巧妙地搞“期权腐败”,还是为腐败行为披上各种隐形外衣,党纪国法总会让其有“衣不遮体”的一天。徐坚等人用自己拙劣的表演,再次给广大党员干部敲响了警钟。

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我们下周再见。